【绿苑心宫续写】第86章

作品:《绿苑心宫-续写

    第86章

    2019年11月14日

    香不香带哥?

    京都周家。

    周潜龙踏进几十年没进的家门亭台楼阁假山流水满眼的陌生。

    周潜龙被周族族长请到了祖祠。

    看着面前身形修长端正的周潜龙周家家主心中微微动容就是这个被周家丢弃的庶子成了几十年后的今天周家全族上下的保命符说不感慨是假的。

    “潜龙……我知道你来找我想问什么。

    周潜龙沉默不语这是扶着老人至木椅旁坐下自己则是坐在另一侧。

    “幽冥门并不是什么普通门派他们存活这么久自然是有其因的其门派的人都是实力惊人存活几百年表面上和江湖没有来往但其实早已扎根中原各个角落如若没有万全准备怕是不好对付。

    无奈现今形势急迫周家家主叹了口气抬头望了眼周潜龙用沧桑的声音缓缓道来。

    “这幽冥门存在了上百年跟历来每一届统治者都有见不得人的交易。

    说着周家家主像是想到了什么旧事眸光又幽暗了几分袖子中的手也紧紧攥起。

    周潜龙见周家家主这个表现心中的疑惑加深虽然知道那人已经走火入魔可幽冥门和明朝历代统治者间的交易他却不知道想到这里周潜龙不禁心惊。

    “这偌大天下几百余年难道就无人能与之匹敌?”周潜龙微微皱眉沉声道。

    但话一问出他便有了悔意是啊几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却足够让一个宗门扎根在中原成长为撼动天下的庞然大物。

    周家家主见周潜龙这般问不知是高兴还是担心。

    周家这些年空有一个躯壳族中却少有出众人才倘若没有周潜龙的保护哪里会有周家今日的苟延残喘那昔日的四大家族可是一夕之间就被屠了满门啊……

    “明太祖朱元璋靠幽冥门夺得了天下后便有了悔意想除之而后快谁知……”

    周潜龙皱眉“谁知如何?”

    “谁知那几万大军都没有再回来……全军覆没!”周家家主摇头。

    “自那次后历代皇帝便谨遵太祖之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幽冥门这张底牌而此后一二百年幽冥门也没有再出江湖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只是每任皇帝身边都会有一个天影如影随形有人猜测那天影便是幽冥门里的人……”

    “那他们辅助皇帝可有目的?不然为何甘心屈居朝廷之下隐居深山?”他就不信如若幽冥门真的实力强悍为何甘心为明代皇帝所利用何不自立为王?

    听了他的话周家家主突然放声大笑直笑的周潜龙心中有些发毛。

    “人虽然都有野心但是在有利可取情况下对方可以给你挡去麻烦又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何乐而不为?”

    周家家主这一番话似乎点醒了周潜龙他沉思一番确实那时候的幽冥门并非朝廷的对手与其两败俱伤倒不如互相利用。

    只是这幽冥门所要的利他还不太明白。

    “取何物?能使得他们放弃天下。

    周家家主见周潜龙悟出了其道心中释然“这物其实也便不算物是天下间的四大神兽四大凶兽这八大兽乃世间枭雄豪杰所附身得者可搅动天下局势亦可吞噬以得无量境界……”

    说到这里周潜龙猛的站起身脑海里猛的浮现那日在幽冥门中看到的场景那人恐怕就是为了那八大兽而来的吧。

    不给他喘息消化的时间周家家主又说道:“那幽冥门最大的秘密便是血魔这是幽冥门一直供奉的蛊虫百年苏醒一次每次苏醒日期都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一旦成功寄生被寄生者理智全无化身嗜血狂魔那时天下……将会成为人间炼狱。

    话音刚落周家家主便大跨步走出房间独留下周潜龙在房内。

    事情好像已超出了预料范围竟然扯到血魔出世和八大兽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这明朝怕是要掀起新的风浪了。

    周潜龙原踱步思来想去觉得这件还是得跟朱祁镇商议一下毕竟关乎大明整个运势。

    而且周家现在还被攥在朱祁镇手里如果这次朱祁镇元气大伤或者是幽冥门危害到朱祁镇对周家没有一点好处。

    忽然一双血红色的瞳孔忽然浮现眼前周潜龙闭眼微微颤抖。

    他们两个人终于要到如此步了么天下之大他唯独不想同他为敌可如今还是不得已了为了周家也为了整个大明。

    他周潜龙不是大善之人可真叫他眼睁睁看着百姓被杀人间失格他做不到……换做任何一个有点良心的人都做不到。

    “草民周潜龙参见皇上。

    周潜龙一身衣躬身朝着坐于龙椅上的朱祁镇行礼。

    朱祁镇则是亲自走下去将人扶起笑道:“周兄不比多礼无人时还是以平礼相待。

    周潜龙不动声色朱祁镇这老狐狸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一边抓着周家一边又摆出礼贤下士的模样。

    见周潜龙不语朱祁镇之好率先开口:“周兄这般着急是要事相商?”

    周潜龙抬头看向朱祁镇男人一身黄袍满脸笑意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动容。

    虽说朱祁镇可以猜得到周潜龙这次来的目的但是面上没有说开还是给周潜龙留了几分面子。

    周潜龙简单的提了一下事情的前因随即便道出他所担心之事:“想必皇上对太祖立下的契约不会一无所知吧?”

    周潜龙一语惊人朱祁镇猛的眯眼心底吃惊“你怎会知……罢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周潜龙一眼便看出了朱祁镇的算盘事到如此他还是没有与幽冥门为敌的打算这个人对权利的渴望究竟有多大哪怕是以全天下人作赌注。

    明知朱祁镇心底的打算周潜龙还是开口逼问:“此次血魔出世天下必定大乱这明朝怕是要掀起一股腥风血雨还望皇上快快想出对策。

    朱祁镇挑眉一笑果真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现在他可不能出对策他还指望着那东西能把吴雨两人一网打尽虽说他心中想的是这样但是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

    “周兄这事急不得幽冥门对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不然这些该死的苍蝇该由谁来收拾呢……”

    朱祁镇所说的苍蝇自然是吴风吴雨两方势力潜伏到如今就是想让幽冥门出手一网打尽现在正是到了那个时机叫他如何放弃?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周兄的思虑固然有道理但这天下运势可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小小幽冥门还不至于能成为祸乱天下的龃龉。

    周潜龙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没有再多说躬身告退心底暗叹一声:明朝终究是到了命数尽时。

    ********************************

    西安府吴风还是一身白色戎装一把软剑满是血污。

    “报……南门已经拿下!”

    吴风眯眼这六朝古都倒也名副其实绕是西域军队的猛烈战斗力再加他的计谋还花了将近半月可见这西安府的防御确实名不虚传。

    众人进了城不少西域人没见过中原景物奸淫掳掠吴风知道这些蛮子好的就是这一口只吩咐严守口风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西域士兵作为。

    &#22

    336;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是夜月明星稀吴风已卸去白日的铠甲戎装只着一身便服坐于凉亭之下。

    翠绿的葡萄藤从柱子蜿蜒而下被晚风吹得不断飘荡。

    一只乳白小鸟忽然落在石桌上两只豆粒大的小眼睛灵动的盯着男人。

    吴风吐出一口浊气狭长的凤眼渐渐睁开。

    “呵……小东西。

    吴风盯着手中泛黄的纸条不是沈嫣琳的笔迹偌大的纸条只有短短几个字:月圆幽冥血灾。

    如豆灯火渐渐将纸条烧成灰烬男人站在窗前看着漆黑的夜幕沉思。

    幽冥门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能确定这不是何若雪送来的字迹是其一最重要的一点是何若雪根本没必要再给他送纸条既然已经表面合作之图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不过那纸条上的月圆血灾是何意月圆之夜不就是八月十五上元节么?吴风心底一紧距离八月十五也不过一月之余!这纸条到底何人所送所言又是否属实。

    不知为何吴风心底弥漫起一股诡异的惊悚感幽冥门月圆之夜血灾……

    “也罢即便是真的又如何这天下兴亡与我何干倒不如静观其变。

    ”男人呢喃一声转身离开微凉的窗户进了里屋。

    ********************************

    兰陵城主府。

    幽幽竹香随风飘入屋中香龛冒着轻薄的烟雾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湿意。

    吴雨轻抿一口香茶抬眼看向那如雪莲般高贵出尘的人儿。

    “娘亲在想什么?”

    何若雪一怔转而摇头素手握住茶壶黑白相间中更显女子肌肤胜雪五根手指莹莹如玉。

    茶水汩汩流出何若雪目光幽深声音如二月春风又似夏菁初胜清冽悦耳。

    “我在想……那人是谁目的又为何。

    何若雪将茶壶轻放至托盘处纤细圆润的手臂撑着下颌似沉思有似走神。

    一对高耸随着女子轻巧的呼吸微微起伏薄如蝉翼的轻衫下两粒樱梅被胸衣勾勒出形状若隐若现。

    吴雨点头将目光从何若雪身前的饱满处移开脸颊微红。

    “不过也不排除有心人挑弄是非依雨儿看还是静观其变吧。

    在某种程度上吴风吴雨确实很相似比如性格中的那份谨慎对何若雪压抑的执念还有那勃勃的野心。

    竹影婆娑一窈窕身影踏月而来。

    司明月一身浅紫色罗衫内着一藕色紧身裹胸如云鬓发仅用一根碧玉簪钗松松定住几缕调皮乌丝嵌入那诱人的沟壑黑白相间已是开了苞的身子优雅中又多了几分妩媚和成熟。

    “夫人睡下了么?”司明月抬手轻敲几下屋门声音不大却能穿进屋内。

    没过多久便传来何若雪清冷悦耳的回应司明月轻呼一口气推门而入。

    上下两层小阁楼由一道木制楼梯链接精巧的绣鞋踩上去便会发出一阵悠扬的吱呀声。

    进了里屋便觉一阵淡香传来司明月掀开帘幔却发现要找的人儿还半倚在床前当即歉意道:“夫人赎罪明月收到夫人口谕以为事出紧急未曾想打扰了夫人休息。

    何若雪最受不得女子这般连忙挥手道:“关你何事只是露深夜重有些乏了无碍。

    说罢便掀开被褥下床一对晶莹小巧的玉足踩着松软的波斯毯玉腿修长笔直浑身只着一件宽松里衣半明半寐间竟能窥见女子胸前玉色的椒乳两颗红豆似的乳头没了束缚更是放肆的随着女人的动作不断晃动在丝绸下连颜色都看得清晰无二。

    何若雪倒没有想那么多她光着脚走到桌子旁坐下看向还有些拘谨的司明月轻笑道:“来者是客明月这般拘谨让我如何是好?”

    司明月怔愣片刻随即缓下颜色上前坐下。

    “夫人叫明月来有何要事?”司明月总觉得何若雪藏着话不由得有些着急。

    何若雪将倒好的茶水推到女人面前笑道:“你向来沉稳怎得今天也破了功来尝尝我这龙井向来喝不惯北方的茶是雨儿派人去苏州取来的。

    司明月点头知道何若雪这是摆明要磨一磨自己的性子遂端起茶托沿着温热的杯沿小口呷。

    “苏杭的茶在整个大明都是出了名的茶水清冽茶根整齐规整入口先苦后甜需得仔细品尝才得奥妙。

    一番话下来已是口干舌燥司明月忍不住又抿了一口。

    何若雪见状轻笑一声道:“我这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倒还比不得你来的会品茶。

    司明月摇头“我哪里比得上夫人真是折煞明月了。

    何若雪微笑目光瞥向窗外声音忽然沉下来。

    “雨儿收到一介纸条上仅六字月圆幽冥血灾。

    “砰……”

    司明月猛的睁大眼睛茶杯倾倒撒了半边桌子。

    她瞳孔逐渐涣散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之事脸色煞白。

    何若雪皱眉“明月你可是知道什么?月圆之夜幽冥门血光之灾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事关整个苍穹门的安危还想隐瞒到何时?”

    说到此处何若雪气势猛的拔高一双星眸满是冷意也让处于怔愣中的司明月回过神来。

    “不是夫人误会我了其实此事我也是道听途说。

    何若雪听罢知道司明月有心交代这才缓下颜色绝美的容颜荡开一抹笑意“你说便是我自有分辨。

    “夫人不知十年前我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在幽冥门曾无意中听厨娘谈论起百年前的事她们说……

    幽冥门最大的秘密就是月圆之夜那一日整个幽冥门都会戒严除却高层掌权者都会紧闭房门不得外出。

    第二日醒来就会发现门外是满血污。

    当然那已经是百余年不曾有的事情了许是前任掌门练就了什么邪功才导致了那日的惨状。

    何若雪听罢微微眯眼轻嗤一声“百年前么下一个百年呢这可说不准……明月你去找沈嫣琳务必让她知晓……”

    既然有人给吴雨报了信就说明不只一个人知道这秘密那传信之人究竟有什么目的这信只传给了雨儿还是不止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