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42)

作品:《冲喜娘妻(公媳)

    冲喜娘妻(42)

    2019年11月14日

    就这样又平平稳稳的过了三天我也舒舒服服的和秋月再次同床三天这三

    天可以说把我美坏了而父亲每天拉着一条苦瓜脸。

    这三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也会保持警惕隔壁的父亲翻身大一点呼噜大

    一点我就会在睡梦中惊醒没有办法父亲亵渎秋月的一幕幕徘徊在我的脑海

    中让我神经敏感起来不过这三天晚上都有惊无险而且每天我也可以享受摩

    托车的待遇了在中间把父亲和秋月间隔开来而这三天时间里秋月和父亲也恢

    复了那种谈笑的往常不过俩人之间和以前对比少了一点什么至少对于秋月来

    说她对父亲之间稍微有了一丝隔膜。

    恰恰就在第四天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三天时间里似乎秋月对父亲有些忌

    惮所以秋月一直没有洗澡对于爱干净的秋月来说三天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在这一天的时候秋月准备洗澡不过因为我的关系秋月只能去原本

    一楼的那个小房间去洗也是秋月受伤前经常洗澡的方。

    所以这次父亲屁颠屁颠的开始给秋月准备洗澡水而我则躺在大卧室的床上

    等着秋月。

    「噔噔噔……」

    等父亲给秋月弄完洗澡水后父亲就再次上二楼去了我听到了父亲的脚步

    声。

    此时听着那屋传来隐隐约约的水声我不由得心猿意马秋月在大堂那个房

    间洗澡但是我此时根本看不到父亲上了二楼……等等父亲此时会不会再次

    偷看?此时我不由得想到这一点不过我随即隐隐放下心来因为这次秋月换了

    房间二楼的板虽然偶尔有缝隙但是缝隙很少很少现在秋月洗澡的屋顶

    应该不会有缝隙才对而且我记得二楼的那个位置是摆放家具杂物的方才对

    那个方是一个阴暗的角落十分的隐秘而且以前秋月洗澡的时候那个

    方几乎没有一楼的光透上来。

    想到了这些我就放心的躺在床上开始等待着秋月。

    过了很久很久我感觉到一个有些湿润的身体钻入了被子里而屋外响起了

    父亲提水的声音我一看是秋月回来了她的头发湿漉漉的。

    我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看着秋月秋月露出了一丝微笑之后在我的脸蛋上

    亲了一下这次秋月面对着我我的脸埋在了秋月的怀里。

    许久之后我沉沉的睡去而在我睡去之前我听到隔壁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父亲的呼吸似乎十分的紊乱而且隔壁的灯光貌似很久才熄灭。

    而我在睡眠之后我的手一直舒舒服服的摸着秋月的乳房只是睡到不知道

    睡眠时候我的手里失去了那团软软充满弹性的乳房同时我感觉到旁边传来了

    异样的声音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让我醒来不过一个尖锐的东西似乎隐隐扎着我

    的后背。

    我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不过不是那种勐然惊醒我只是慢慢的睁开眼睛

    结果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遇到害怕的东西后我会胆怯的闭上自己的眼睛这

    次也是如此闭上眼睛后我慢慢的眯着眼睛结果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一个黝黑的大爪子此时略过我的身子正在秋月的身上移动着鬼僵尸…

    …小时候在录像厅看过不少的恐怖片那是童年的记忆所以我当时第一反应就

    是如此当时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

    随着意识慢慢的清醒我的视力也慢慢的清晰了仔细一看那个不是父亲

    的大手吗?此时我背对着小窗户父亲的大手正是从我身后的窗户伸出来了。

    而此时不断扎我后背的东西其实就是我后面的木板也就是两个房间中间

    的隔断。

    木板上可以有一根细小的毛刺此时随着父亲的动作隔断轻微的弯曲那

    根毛刺扎着我的腰部也正是这个痛感让我醒了过来。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此时房间安静的可怕屋里也黑暗的可怕此时两个房间都没有一丝的光线

    不过可以看到那个虚影。

    此时的秋月已经不再是她最喜欢的仰躺姿势而是侧躺着是背对着我的侧

    躺此时我只能看到秋月的后背。

    而在我醒来之前我隐约的记得旁边的秋月似乎翻身了那么就说明秋月刚

    变成侧睡不久。

    而父亲的那只手大手绕过我的身体上方此时正在秋月的身上抚摸着他的

    大手伸到秋月的前方此时我只能看到秋月的后背但是可以看到秋月此时似乎

    弓着身子把上半身前倾彷佛虾米一样弓成一团。

    我看不到父亲的那只手在秋月前面怎么使坏。

    不过我可以想象在我睡醒之前父亲肯定又偷偷摸秋月的乳房了或许就

    是在我手滑落的那一刻而秋月此时的呼吸是不均匀的而且看着她身体的姿势

    似乎在躲避看来秋月这次并没有向父亲妥协虽然她装睡没有说话但是却

    用侧身的姿势躲避了父亲的手不过父亲似乎不死心竟然把手还往前伸绕过

    我的身体和秋月的胳膊还去摸父亲这是死皮烂脸、明目张胆了吗?也正是因为

    父亲的身体靠着窗户往力往这边靠才会推动隔断把我弄醒否则这一切我还无

    从知晓。

    父亲果然是色胆包天我在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如此父亲似乎尝试着他的

    手在那边活动着而秋月此时彷佛是一个抱胸的姿势也不知道父亲得逞了没有。

    此时的父亲呼吸也十分的紊乱不过他似乎是害怕吵醒我他的呼吸被压制

    住了长气呼长气吸。

    「哈……」

    许久之后父亲的手收回了之后父亲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呼气声。

    整个房间安静的下来之后秋月和父亲紊乱的呼吸秋月背对着我身体弓

    着一直紧绷着。

    当父亲的手收回来后秋月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

    来不过还保持着弓身抱胸

    的姿势。

    此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此时我顾不得生父亲的气此时我只有紧张同时

    还有害怕。

    此时的一切彷佛就是梦境一般如果真的是梦境该多好啊。

    不过秋月这个拒绝的姿势还是让我比较欣慰的至少说明她是不愿意的这

    种无声的抗拒也只是为了不和父亲撕破脸皮毕竟今后很长一段的时间里只有

    我们一家三口而秋月和父亲又是唯一的两个大人秋月要抚养我长大这个家

    里还要靠父亲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支柱。

    此时我心情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父亲收回了手今晚似乎就结束了吧。

    此时我听着身后父亲的呼吸声我甚至闻嗅到了父亲呼过来的那股烟袋油子

    味。

    只是等了没有多久我竟然看到父亲那只该死的手又伸了过来此时看着父

    亲这条罪恶的手我真想拿着一把刀子把他给砍断。

    只不过这次父亲的手却没有伸过秋月的胳膊那只撑起整个家的大手那只

    掌心长满老茧的大手竟然伸到了我和秋月之间确切的说是我和秋月的下半身

    之间。

    此时秋月身上的毛毯已经滑落下来盖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也不知道是秋月

    自己蹬下来的还是被父亲拉下来的此时秋月的身上除了睡衣睡裤没有任何的

    遮挡。

    而父亲那只大手到底要干什么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桉。

    父亲的那只手大手不偏不倚抚摸在了秋月身上另外一个丰满浑圆的方上

    而因为秋月此时背对着窗户弓着身子所以那个方更加的丰满浑圆了那个

    部位就是秋月的屁股父亲的大手突然伸过来温柔且坚定的抚摸在了秋月向后

    噘起的屁股上……